在危机中开拓创新,团结一致,为未来而学习:GF 在其 200 余年的生存过程中内化了这种态度。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当时的总经理 Ernst Müller 指示员工将有关如何度过危机岁月的文件汇编到工作档案库中,以掌握利于未来发展的重要知识。

目前疫情中一个例子就表明了,GF 从过去的其他危机中学有所得。当新冠病毒在中国引发关注,防护用品迅速供不应求时,GF 于二月初从其位于沙夫豪森(瑞士)的仓库向中国的同事寄送了 40,000 个防护口罩。该仓库自 2006 年以来就已存在,当时被称为“禽流感”的 H5N1 病毒使全世界都紧张不安。GF 在集团层面建立了一个疫情应对指挥部,该团队首先指示建立一个防护用品仓库,以为将来的危机做准备。现在,这一预防措施帮助中国员工解决了燃眉之急。两个月后——在此期间,疫情已经蔓延到全球——中国员工也投桃报李,向欧洲、北美和南美以及亚洲其他地区的 GF 公司提供了总共 120,000 个防护口罩。

凭借团结一致、风雨同舟的精神,GF 在其悠久的历史中成功度过了多次危机。Globe 杂志将介绍以下四个方面:在风云变幻的 19 世纪初成立公司,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的动荡局势,20 世纪 30 年代初的全球经济危机以及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时期。

在危机中成立公司

在 1800 年前后,欧洲深受拿破仑·波拿巴领导的革命、战争和法国扩张政策的影响。这不是成立新公司的有利先决条件,但是一位来自沙夫豪森的 29 岁铜匠却有不同的看法:他就是 Johann Conrad Fischer。在 1802 年,他离开了同业工会的保护范围和保障,凭借勇气和开拓精神离开了瑞士沙夫豪森市,开设了一家铸钢冶炼厂。因为在那里,他能够进行远超工匠行会标准的钢铸技术试验。

对于公司的进一步发展而言,建立国际网络并与其他研究人员和科学家交流思想至关重要。在解除大陆封锁(1806 年拿破仑对英国及其殖民地实行的经济封锁)后,Johann Conrad Fischer 抓住机遇,前往英格兰等地建立了企业网络,并为其产品和技术赢得了新客户。他的企业家精神和对旅行的热情得到了回报。

第一次世界大战:战争经济与供应危机

第一次世界大战在 1914 年至 1918 年间震动了整个欧洲。特别是在战争的最后几年,人们遭受了粮食和供应危机。牛奶和面包等主食的价格上涨到了无可估量的程度。GF 的工人也生活在动荡不安的环境中。公司管理层当时就清楚地知道,只有携手共进才能克服危机。因此,该公司购买了多个农场——包括位于沙夫豪森附近施拉特的天堂修道院庄园 (Klostergut Paradies),以确保为其员工及其家人提供食物。公司在德国和瑞士工厂附近拥有的住宅区为职工们提供了一个价格合理的居所。此外,GF 于 1918 年购买了位于瑞士中部四森林州湖畔的“威西弗 (Wissifluh)”度假休闲山庄,以便提供员工负担得起的假期。

1918 年战争爆发后,病毒大流行(即所谓的“西班牙流感”)在全球许多国家肆虐,在 GF 职工中也出现受害者。当时的 GF 瑞士工厂共有 3,500 名员工,最多时每天甚至有 900 名员工缺勤。医生和治疗费用由公司自己的“疾病治疗支持联合会”承担,这是一种公司医疗保险形式。GF 在 19 世纪 60 年代就引入了这一制度,远早于医疗保险在瑞士成为强制性措施。

20 世纪 30 年代的全球经济危机:产品创新和扩张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许多国家从 20 世纪 20 年代初开始受益于经济繁荣。GF 也扩大并收购了德国和瑞士的公司,其中主要包括机械工程领域的公司。GF 由此在瑞士、德国和法国总共拥有了七个生产基地。

然而,在 1929 年,增长戛然而止。美国的经济繁荣导致股票超额认购,这一投机泡沫在 1929 年 10 月 24 日破裂。纽约证券交易所崩溃了。对于 GF 这样一家出口导向型公司而言,20 世纪 30 年代初全球经济危机的后果是一场经济灾难,许多订单没有兑现。作为对这一状况的直接应对,GF 加强了与客户的联系,聘用了旅行代理商以亲身体验客户需求并相应地调整生产。1933 年,在一位旅行推销员的提议下,GF 将搪瓷铸铁炊具推向市场,这种产品迅速畅销。GF 从 1933 年到 1968 年在瑞士生产了许多经久耐用的铸铁炊具。

在危机期间,许多国家采取了贸易保护主义措施,以保护和加强国内经济。这对瑞士和德国的 GF 生产基地产生了影响:向英格兰出口几乎是不可能的,然而英国及其殖民地正是 GF 当时最大的出口市场。为了不失去这一极富商业价值的销售区域,GF 做出了一项连当时的管理层自己都认为是“大胆”的决策:在全球经济危机的低谷,GF 在 1933 年投入巨额资金,在贝德福德开设自己的可锻铸铁工厂,即“不列颠尼亚钢铁厂有限公司 (Britannia Iron and Steel Works Limited)”。

Find out more

GF manufactured enameled cast iron pots from 1933 to 1968. Franziska Eggimann, Managing Director Iron Library and Corporate Archivist GF, explains how this came about.

第二次世界大战:来自瑞士的团结精神

GF 在德国和英国的生产基地受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严重影响。在 1945 年之后的几年中,GF 员工展现了团结一心的精神:许多瑞士员工给德国和英国同事捐赠了衣服、鞋子、食物和给孩子们的玩具。公司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合作下,跨境运送了这些“爱心礼物”。GF 在瑞士山区组织了夏令营,让国内外员工的子女能够休息放松。公司为 GF 欧洲生产基地的数百名儿童提供了几个月的住宿,每年花费约 100,000 瑞士法郎。

战争期间和战后,国际上不仅对食物进行了定量分配,GF 迫切需要的原材料供应也存在问题。GF 负责了瑞士的废铁回收行动,以将废铁重新投入生产循环。然而废铁不仅对 GF 工厂大有用处,对于较小的铸造厂来说更是如此,这使得供应短缺更加严重。由于战后时期能源也供不应求,GF 还参与了为冶炼炉提供燃料的泥炭田。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GF 就已经在为战后时期做准备。沙夫豪森(瑞士)的钢铁铸造厂在战争期间几乎没有得到充分利用,因此得以进行大规模扩建和现代化改造,以便能够在战争结束后尽快恢复生产。在战争期间进行投资需要勇气和信心,但也获得了回报。

GF 历史的守护者

她对 GF 的 200 年历史了然于胸:Franziska Eggimann。这位 GF 钢铁图书馆馆长和集团档案管理员精心选择了有关危机及其对公司影响的信息。自 2013 年以来,这位历史学家一直是 GF 公司历史的专家,负责组织和扩展馆藏,研究技术史,并通过档案和图书馆为爱好者们提供指导。她还负责组织有关公司历史和技术史的展览和活动。

GF 的记忆

Franziska Eggimann 在“天堂”工作。GF 于 1918 年收购了位于沙夫豪森(瑞士)附近的天堂修道院庄园 (Klostergut Paradies),自 1952 年以来,钢铁图书馆基金会的总部就设立于此,这里就是 GF 的记忆之所在。图书馆内藏有 1,000 多米长的文件,例如年度报告、演讲手稿和专利文书,以及公司 200 多年历史中的约 130,000 张图像和照片。在图书馆的 45,000 余件展陈中,员工、外部科学家和非专业爱好者都可以深入研究 GF 的历史以及技术和工业的历史。